• <menu id="caycc"><noscript id="caycc"></noscript></menu>
  • <dd id="caycc"></dd>
  • <xmp id="caycc"><table id="caycc"></table>
    <bdo id="caycc"><noscript id="caycc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讀《傅雷家書》

    時間:2016-11-21來源:


    讀《傅雷家書》

    楊 艷

    《傅雷家書》記載了1954年至1966年間傅雷夫婦和兒子們的173信。五十年前,傅雷帶著他的傲氣和自尊離世,傅雷夫人朱梅馥女士,不忍獨活,伴他而去。

    讀著這樣厚的一本書,沉重的不僅是手里的書。

    傅雷是一個多產的翻譯家,讓國人熟知了巴爾扎克、羅曼·羅蘭、伏爾泰等大作家。有人說,沒有他,就沒有巴爾扎克在中國。他翻譯羅曼·羅蘭的《約翰·克利斯朵夫》影響了幾代中國人。

    傅雷是著名的作家、評論家,著有很多小說,作為評論第一人發表了《論張愛玲小說》,這篇評論對張愛玲有褒有抑,間接讓張愛玲停寫了正在連載的小說《連環套》,兩人因此結下齟齬。

    同時,傅雷是個嚴苛又多情的父親,因為對于兒子傅聰過于嚴苛,以至于讓他在書信中引用巴爾扎克的話說:有些罪過只能補償,不能洗刷。但是他和夫人共同培養了兩個出色的兒子,傅聰和傅敏。

    傅雷先生的大兒子傅聰,1934年生于上海,8歲半開始學習鋼琴,9歲師從意大利鋼琴家梅百器。1954年赴波蘭留學。19553月獲第五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第三名和瑪祖卡最優獎。1959年起為了藝術背井離鄉,轟動一時,此后浪跡五大洲,只身馳騁于國際音樂舞臺,獲得鋼琴詩人之美名。

    傅雷先生的二兒子傅敏,一位普通的中學教師,他的坎坷人生和他在苦難中始終沒有泯滅的正直和善良感人至深,因為編纂《傅雷家書》而被人們熟知。

    傅雷對兒子們要求的是:第一做人,第二做藝術家。在通信中,傅雷和兒子們談學習的要領、談做人識人的藝術,談古今中外的歷史風土人情,談音樂創作與學習,培養兒子的愛國情操,幾乎包含人生的各個方面。在家信中,他不是翻譯家也不是作家,而是對兒子敞開心扉、悉心教導的父親。我們的父親和他一樣,在我們的人生路上不時地給予指導,有時候我們卻嫌他們嘮叨。傅雷也生怕兒子、兒媳厭煩了這種嘮叨,幾次在信中希望兒子不要責怪討信像討情一樣的老父親;傅聰婚后,傅雷夫婦也給傅聰的妻子彌拉寫信,但是極其重視措辭和語氣。

    在資料稀缺的年代,他親自給兒子翻譯藝術書籍,給兒子寄書寄畫寄拓片,關注兒子每一個思想動態,在信中捎去殷殷囑托。

    兒子出國在即,遭遇感情問題,他說:“你年事尚少,出國在即;眼光、嗜好、趣味,都還要經過許多變化;即使一切條件都極美滿,也不能擔保你最近三四年中,雙方的觀點不會變化,從而也沒法保證雙方的感情不變。最好讓時間來考驗。

    兒子朋友有了苦悶,他說:你們既然是很好的朋友,你在百忙中終得寫封信給她,安慰安慰她,鼓勵鼓勵她!

    兒子有了煩惱,他開導兒子:人一輩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沉浮,唯有庸碌的人,生活才如死水一般;或者要有極高的修養,方能廓然無累,真正的解脫。只要高潮不過分使你緊張,低潮不過分使你頹廢,就好了。太陽太強烈,會把五谷曬焦;雨水太猛,也會淹死莊稼。我們只求心理相當平衡,不至于受傷而已。

    兒子有了成就,他告誡兒子:成就的大小、高低,是不在我們掌握之內的,一半靠人力,一半靠天賦,但只要堅強,就不怕失敗,不怕挫折,不怕打擊——不管是人事上的、生活上的、技術上的、學習上的——打擊。

    他教兒子做人:青年人最容易給人一個忘恩負義的印象。其實他是眼睛望著前面,饑渴一般的忙著吸收新東西,并不一定是忘恩負義;但懂得這心理的人很少,你千萬不要讓人誤會。

    他和兒子談論藝術:真誠是第一把藝術的鑰匙……有了真誠,才會有虛心,有了虛心,才肯丟開自己去了解別人,也才能放下虛偽的自尊心去了解自己。建筑在了解自己了解別人上面的愛,才不是盲目的愛。

    關于愛情與藝術的關系,他這樣說:真正的藝術家,名副其實的藝術家,多半是在回想中和想象中過他的感情生活的。惟其能把感情生活升華才給人類留下這許多杰作。反復不已的、有始無終的,沒有結果也不可能有結果的戀愛,只會使人變成唐璜,使人——至少——對愛情感覺麻痹,無形中流于玩世不恭……”

    傅雷家書中這樣舐犢情深的句子俯拾即是。

    1966年前后的傅雷,作為專業作家,很多作品卻不能刊印,失去稿費的供養,生活漸漸落入困頓,知識分子的自尊遭受嚴厲打擊,在信中他曾這樣說過:近幾年來常常想到人在大千世界、星云世界中多么微不足道,因此更感到人自命為萬物之靈實在狂妄可笑。但一切外界的事物仍不斷對我們發生強烈的作用,引起強烈的反應和波動,憂時憂國不能自己;另一時又覺得轉眼之間即可撒手而去,一切于我何有哉!

    傅雷一生追求理想、執著藝術,他的才華橫溢、著作等身,他待人至誠、為人耿直,即便是曾經交惡的張愛玲,在晚年重讀了《連環套》,她對自己的批評比傅雷還激烈:盡管自以為壞,也沒想到這樣惡劣,通篇胡扯,不禁駭笑。

    《傅雷家書》曾被評為全國首屆優秀青年讀物,自1981年出版以來,一版再版,2016年是傅雷夫婦的五十年忌,很多人重新開始聆聽傅雷的教誨……

    (《漯河日報》2016930日第6版)

    欧美午夜一级艳片欧美精品,欧美一级A片视频,岳的情趣内裤
  • <menu id="caycc"><noscript id="caycc"></noscript></menu>
  • <dd id="caycc"></dd>
  • <xmp id="caycc"><table id="caycc"></table>
    <bdo id="caycc"><noscript id="caycc"></noscript></bdo>